树璐

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这样认为,但我觉得,记录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。

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会这样做,但我确实努力用笔和纸记下我与《盗笔》的每一次相遇,每一次感动。

我相信有那么一些和我一样的人,想把《拾年》《盗笔》……这些文章,用自己的痕迹留下来,哪怕已熟记于心。

我相信有那么一些人和我一样,在心中藏着梦想,在生命路途中带着心中的喜好前行。

我相信,有生之年,成为一位稻米,是有意义的事。